Unbending Notes

转基因技术与主粮转基因化食品安全问题差异

sz1961sy 发表于 2018/11/7 8:06: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sz1961sy 发布于 2018-11-07 07:52:40 删除 编辑
阅读数:672

​​      这几天,主张食用转基因食品安全观点的专家“倾巢而出”,占领各大商业门户主要流量位,让我们这些做网络媒体多年的人也觉得:这是不是有点夸张?!

       可惜,正如小崔永元老师在今日头条所写:“我觉得,推销转基因的应该换一批新人了。原来那拨已经臭大街了。而且,现在的年轻人也不好骗。

      本人补充一句:这个是问题的核心之一,他们家的观点可能认为“老专家可信度高”。

       说真的,从转基因食品问题到饲料添加抗生素污染、非洲猪瘟疫情处置,本人一直觉得有一些主管机构的作为,尤其是遇到公众利益冲突时,总是五十年一贯制的思路,我父亲是1953年兽医毕业(1957年猪口蹄疫结晶紫疫苗三位研制者之一)、我母亲1958年毕业走上兽医岗位、本人1981年兽医专业毕业,我们家在农业系统有不少于55年的关系了,一直希望我们的农业系统同志要改变思路,否则,问题总有一天会弄出另一个CFDA与长生疫苗的后果。

        回归主题,这几天的专家观点,其实混了很多基本的技术问题与社会学问题,本人因为是1979年读过“分子育种学”的第一批兽医专业学生,同时也是苏州大学社会学院红十字运动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想把2012年以来就讲的老观点重复讲一遍:

       转基因技术与主粮转基因化食品安全问题差异有这几个方面。

      第一、转基因技术是中立的,不存在什么错

       因为这个技术在上世纪70年代进入产业化应用,潜力巨大,这个是人所皆知。

       第二、转基因技术广泛应用,不等于可任性

       尤其是涉及到公众利益问题,欧盟可以冒着美国用WTO原则每年被罚款,也不准种植,就是这个原则。

       第三、转基因技术在主粮应用风险潜在不小

       因为除了法国专家那个小白鼠试验之外,其实世界上养猪领先国家(本人是1985年中国第一个瘦肉型万头猪场技术场长,说此话肯定有依据)丹麦已经发现吃由美国进口转基因大豆饼

       因为含草甘膦过量引发母猪死胎、少产、流产等问题(2012年报道)。

      第四、评估转基因食品安全须用慢性毒理学

        这个是专业人士都明白了的,因为这个问题,一是农药(农达)残留致人畜疾病问题、二是转基因片段在人畜体内积蓄问题,这一个南京大学生物院院长研究(minRNA与肝病关系,其中就有这)它已经近20年时间、三是转基因武器问题。

       第五、声称转基因食品绝对安全违反《广告法》

      这一点是不用我多解释了。

      马上要起飞了,今天此文先写这些。

     沈阳(sz1961sy)

      2018年11月7日 6时58分写于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