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IPv9是非聊(10)媒体采访揭露内幕

sz1961sy 发表于 2008/2/21 2:37: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王东京讲IPv9与中央党校无关系]



        中央党校

                                                                        经济学部主任王东京教授

        接受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08年1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与该校无关,他们不是信息发布者,只是新闻发布会借中央党校的地方举办而已。
       
        [王东京讲“中国十进制网络安全管理局”本质]
        某报记者采访中央党校经济学部主任王东京教授时,他说:据了解,“中国十进制网络安全管理局”并不是国家机关或者事业单位,也不隶属于信息产业部。

        王东京教授告诉记者:这个局是一个军转民的单位。十进制网络也是军转民技术。

        [谢建平讲与浙江大学的合作问题]


        记者问:我知道你们跟浙大的合作出了点矛盾?
        谢建平答:我们跟浙大的合作出了点问题,但是我们不希望因为这个事情影响我们项目的继续开展。其实我这个人是很好合作的。这个事情虽然耽误了一点时间,但是好在我们都是一些原创性的东西,而且我们签了很严密的协议,这样的话呢,他们也没办法来告我。我这个组长不好当啊。毕竟是这么大一个事业,我觉得有点像毛主席说的湖南农民革命,不过因为我们合作的都是知识分子,里面出现跟一个人有矛盾还是正常的,但是这个事情我还会坚持下去。我这个人气度很大。呵呵。

        记者问:前些天听陆先生说,你们现在还在协商,只要浙大愿意加入进来,你们还是很欢迎的?
        谢建平答:这是一方面。只要他们按照合同完成任务。但还是要解决知识产权的归宿问题。我们原来都是有协议的的。他们都知道我签合同是很严密的,根本没漏洞可以钻。也正因为严密,才保证了大家能很好的合作。首先我觉得我们要心胸开阔,我们做事都是很开放的,不能不开放,他们要按合同提供接口,第二呢要有道德,有思想。第三呢,我对钱的问题看得很淡,但是国家钱我把关把得很严。比如当时我把很多钱给了很多单位,我没从国家要一分钱,都是我自己通过自己的人格和关系搞来的钱,都是国外的钱和朋友给我的钱。这个我很过硬的,从来没有说要点回扣啊什么的。这也是现在我们能存在下来的原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人家对我的不理解。因为我原来是搞化工的搞激光的是机械工业的,现在好像转弯比较大,实际上这个很正常的,管理嘛,比如老陆我们合作得很好,他对我也很尊重,他是看着我把协议写出来的,你说我能写出IPV9这么复杂的协议,你说我懂不懂网络?我当时是带着两个学生写的,而且我做人很有道德的,第一两个小家伙刚毕业,不可能写协议,但我还是把他们的名字加上了;第二,我们引用了美国的哪些标准,我在文章中写得很清楚。

        记者问:那您觉得为什么平教授会说出那样的话?
        谢建平答:她是另一回事。是两个概念。第一,她在拿我的东西的时候IPV9已经写出来了,是我老谢写的协议,她不服气就在这里,她觉得我们给了她文档,她去做,把做活的人和写思想写文本的人混在一起了。她写程序是按照我这个文本做的,她把干活的人和写标准的写专利的人混在一起了。第二我不多做评论,因为我们毕竟合作过,我也不去骂她。要生气的话,她写了两封信,看了可以气得吐血。澳门那边就说我老谢真的是做组长的气度。她年纪那么大了,也不容易。我管理严啊,签约时当时我要求他们到学校盖章,她只敲了系里的章,我要对澳门那边的钱负责啊,当时我准备给她1000万的,但是要求浙大学校盖章,她没有章,那也没办法,所以就不开心了。

你认为IPv9是骗局吗 ( http://bj.hsw.cn/node_5294.htm )

        沈阳(网名:sz1961sy)
        2008-2-21  2:38  写于北京家中

         本人联络信息:
         QQ:13022830
         MSN:bj1961sy@hotmail.com
         家庭博客:http://w.org.cn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