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中国IPv9”真相调查(4)亚太区业内专家谈“中国IPv9”政治化

sz1961sy 发表于 2005/7/29 16:14: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作者: 沈阳 | 2005年07月29日16时14分 |

      [引子]
       一个民用产品,如果想让公众放心地使用、让代理或者经销商放心推广、让技术开发人员可以象使用开放源代码程序一样延伸开发、投资方信心十足地追加投资不后悔,它一定是一个值得公众接受的好产品。传统产品如此,IT产品也不例外。但是,很多IT产品在它还未达到上述社会认知度之前,总是喜欢引入“政治营销”理念,给自己包装得“很政治”。
      新浪科技频道IT业界论坛版主、知名网虫“IT99”在读了笔者上一文之后留下一个艰有启发的评论:《耳朵听字、水变油、永动机、汉语编程、中国C网...都号称“爱国”“自强”》      
      其实背后都是一些“高人”在以政治伎俩企图实现个人的私利。99年前后,新浪IT论坛就曾热烈讨论过汉语编程和中国C网的荒唐,现在这2个东东好像也消失了,只是光明日报等喉舌丢脸而已从气功治病起家和发财的“大师们”出逃的出逃,进去的进去,剩下张海等成功转型做投机的,也不可避免地进去了。
       这个IPV9大师,号称自己的价值为2万亿人民币,呵呵,好像比尔盖茨的财富都离这个数字距离还很大吧?那么建议这个大师专门从事希望工程、母亲工程等等,为最需要资助的人民送爱心和温暖,不要打着各种旗号去制造自己都不信的神话了。
       另一文帖说到“爱国” 问题,it99认为:
       爱国心当然值得称赞和鼓励,但是不要什么都和爱国扯上关系,难道芙蓉JJ就不爱国了吗!
        IT业不需要口号,不需要煽情,更不需要煽动!
        DELL抬起爱国旗号时,国人就很不爽。而美国政府起诉MS垄断时,难道美国政府也不爱国吗?
       某些人去年打着“救救孩子”的旗号去扫黄,他们那时候当然是爱国的;而芙蓉JJ今年火起来,给大小青年、孩子们启蒙而让他们少打游戏、少上街闹的时候,他们当然更爱国了。
       IT业还是靠智慧+汗水而一步步建设起来的,不是靠口号+泪水或者香水煽起来的,请不要把莫名其妙的香水洒到李博士身上了,李博士受用不起的:-(

       以上是一位在IT业界第一线的从业者的朴实评论,本文开始,笔者分别将自己在2005年2月参加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www.apnic.net )日本京都会议时,采访几位有关专家,他们对IPv9问题的不同看法。
       这些专家分别是:钱华林研究员(APNIC执委)、李星教授(APNG 主席)、马严教授(APNIC执委)、吴国维教授(APNIC执委)、黄胜雄教授(APNIC 执委指定去参加ICANN下面ISO 代表)、吕爱琴工程师(TWNIC副执行长代执行长)、张振宏工程师(James Seng, 新加坡,IETF WG主席)。
      
       [IPv9产品属性问题]
       沈阳:有个问题是IPv9,并且现在上市公司都说全球除了美国,中国是唯一能够做到如何如何的,其中有一位大学的教授他说台湾陈水扁选举的时候用的电话就是用的就是这个技术,结果中国什么都可以监听,已经到了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步,我还会找James,他在Circle ID的网站上提到了,China IPv9的东西。
       马严:我觉得这个已经不是个新鲜东西了,IPv9这个已经叫了好几年了,不是新东西。
       沈阳:IPv9在ICANN或者APNIC曾经作为一个议题讨论过嘛?
       马严:没有
       李星:有关IPv9的宣传有些不是技术性的,是经不起搞技术的人的推敲。
       沈阳:你在IETF里面经常参加IPv4和IPv6,那么上面还有没有ivp7、IPv8、IPv9?
       黄胜雄:有可能,但不重要。
       沈阳:他们没有形成一个东西出来?
       黄胜雄:没有。
       沈阳:国内目前IPv9吹的很流行。据说连台湾都用IPv9,听说过嘛?
       黄胜雄:今天是第一次听到IPv9。是谁在推啊?一定是有个单位在推。不是CNNIC,我相信。一定是私有(协议)的。
   
       [IPv9商业政治化问题]
       沈阳:作为技术现在有几个问题,第一,浙江大学把它作为它上市公司的一个新产品,当然有三个专利是和它有关的,其中两个是出现IPv9,这是第一个,它有大学背景,自此认为它是有研究背景。第二个,他说他在澳门、台湾已经有用户,而引起台湾当局的恐慌。
       李星: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有学术民主,很重要。既然有人信有人说,也可以试一试嘛,反正时间会证明的。不管是民间的创造的还是官方推进的技术,都会被时间证明是否有生命力。ATM、ISDN这样的技术,现在怎么样,都可以看到。如果回到纯技术层面,其实关系倒不是太大,可以靠学术民主来评论,决策。学术民主是一种非常健康环境。我们千万都不要把技术问题政治化,技术问题政治化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情,早晚要付出代价的,可能还会是非常沉重的代价。
      沈阳:您认为不要太商业化?
      李星:商业化其实我觉得无所谓。如果商业里边有人信你,就可以,最重要的就是别政治化。千万什么东西不要政治化,商业化倒没关系,有人愿意,上市股票炒倒没什么事,因为自有公论的,如果一个东西靠商业化运作,我倒觉得没什么的。不要政治化,一到政治化的时候,用一个政治题目来压人,往往是犯错误的。技术上都可以,大家可以慢慢来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互联网基本上也是这样的。假如有市场,有人员,往前走是没有关系的。是主流,是支流都没有关系的。
       沈阳:那加上政治呢,更可怕吗?
       吴国维:科学跟工程,我认为,尽量不要和政治在一起,绝对会造成困扰,莫名其妙。这跟那有什么关系,那跟那个没关系啊。你讲的政治那个到最后其实是利益问题、分赃啊、利益分配问题,那个问题已经超出了科学跟工程能管的范围了。

       [IPv9产品媒体化问题]
      李星:...就是在出版了IPv6那本书之后,谢建平打电话到我家,我爱人接电话,他对我爱人说,一定要和我谈。
      沈阳:你和他谈过几次?
      李星:主要的,就谈过一次。甚至有时候开会也可以见到他,主要的就是一次。后来谈了谈,当时我就把我的观点说的很清楚,一定要国际化的活动,不能自己闭门造车的搞,他说,不光是中国人搞,犹太人也在做。同时他把标准给了我一份,一定要保密,是256位的东西,他是个发明家,公开的就有30多个。问题是,他自己对互联网理解的不够深,因为他搞数字域名,实际是从技术上来讲是有缺陷的。
       沈阳:实际上我刚才讲的IPv9的问题,是因为最近我们很多政府的媒体都在传播、证实一件事,据说是在澳门做的满不错的,当然我问了澳门互联网的研究人员,他们说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马严:我所说的是,在技术角度真正踏踏实实做,能够显示自己的特色的,并且是要和世界互通互联,而不能做一个封闭的东西。
       沈阳:他说他能够跟IPv4和IPv6通,可以自己建立一个网,问题是他说,他要取代IPv4和IPv6,有份杂志叫《经济》杂志,说中国第一个比尔盖茨出来了。
       马严:不要太着急,口气那么大,要踏踏实实做,还是希望他们能踏踏实实的做。我觉得中国的媒体太炒作了,这样没有意义。太炒作,没有意义,应该踏踏实实做,作为一个实在的东西,我们希望他自己说完话以后,三年、五年要兑现,而不能说你说完了话,过两年,结果你自己没有声音,大家以后还怎么相信你说的话。所以不要炒作,踏踏实实作,真正能存在下来的,大家都认可,而且过了五年、十年大家还是认可的,你是历史上重要的一句话,而不要着急去炒作,这个没有好处的,对自己没好处,对别人也没有好处的。

      沈阳  shenyang@sz1961sy.com QQ 13022830 MSN bj1961sy@hotmail.com 欢迎感兴趣网友交流。

       2005.7.29. 2:55 写于北京家中

   [本文作者为《中国域名经济(2002-2003年版)》主编、《中国域名经济(丛书)》总策划兼编委之一、中国版权协会(CSC)个人会员]

(http://column.bokee.com/81918.html)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