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买了9本书刊才开始明白中医药的起源

sz1961sy 发表于 2021/11/25 14:27: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我是1981年毕业的兽医专业人员,在校读过一年半《中兽医学》课程,老师教会我给牛尾巴把脉。当然,因为父母亲都是上世纪50年代兽医专业毕业的临床兽医(后来又都是大学兽医专业的教师),自小我就对畜禽病耳闻目睹。而由于在外公家出生长大,外公是从医70年的儿科和妇科中医,在我5岁开始,就让我跟着他学把脉,师承外公的舅舅(只比我大8岁,我是最大外孙,舅舅是最小儿子)“迫”我每天背《汤头歌诀》才能睡觉,因此,我这老兽医从出生开始,就沾满“中医气”。
        不过,这些年来,见到“中医农业”成了一个协会二级分会名字时,几年前,我曾经同国家研究中医文化的北京中医大学知名教授毛嘉凌老师在邮轮上,交流了快2小时(速记稿一直在等毛老师审核返回,所以暂时不便公开),我们俩主要讨论“中医(TCM)”译义的准确性问题的,那次交流,给本人认知有了一个轮廓印象。

        2020年北京中医大学知名教授马淑然老师推荐祝世讷老师著的《中医学原理探究》一书,这本2019年出版的专著,是关于中医学基本原理及其复兴的学术专著。提出和讨论了中医为何复兴、复兴什么、复兴成为什么的问题。本书观点认为,中医是中国第一大科技发现与发明,上下五千年创造了四大奇迹,20世纪的三大实践(中西医结合、中医现代化、中医国际化)措动了中医的复兴。中医复兴的关键,在于基本原理。作者分多角度、多方面,着重探究了中医的系统思维原理、以人为本原理、超解剖原理、辨证论治原理、生态调理原理、中药方剂原理、阴阳原理等,这些原理将复兴为新世纪新千年人类新医学的主旋律。本书适合中医学工作者、现代医学工作者,以及关心中医和医学的读者阅读。
      然而,当本人开始从“甲骨文”中找中医药的原素问题时,发现并没有“中医”的概念。反而,兽医作为商代的一个医官,早就存在。之后,才摸明白“道医”的“上医、中医、下医”三个治疗原则(最早介绍这个问题给本人是2011年美国的中兽医协会会长,他参加在兰州召开的一个兽医专业的会议, 本人采访他时所讲),才是“中医”的出处。而“中医药”成形与近400年来,尤其是近180多年来西医药由西方传教士经粤进入中国带来的西方医学、药学有关。

       其实,我国的哲学史家很多年前就研究道家施医药的宣传模式,道家比西方传教士入华带来的西医药的布道模式早了不低于2000年。
      《中国哲学史》2001年第4季刊载了盖建民《道教“尚医”考析》一文认为:
        本文结合史料文献,较有独到见解地剖析了道教崇尚医药的缘由。首先,从历史和思想渊源上分析,医道两家具有“亲缘性”,这就势必为二者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关联奠定了基础;其次,医道两家在生死观上是相通的,以长生信仰为核心的道教义理体系中暗含有重视医药的逻辑因子,修“仙道”必须通“医道”;此外,道门奉行的“道人宁施人,勿为人所施”的祖训及“功行双全”的宗教伦理也是促成道教尚医的内在因素。
       道教与中国传统医学关系极为密切,“古之修道者莫不兼修医术”,所以自古就有“医道通仙道”、“十道九医”之说,它充分反映了道教“尚医”的历史传统。纵观道教发展历史,历代兼通医术的道教名士层出不穷。同时在道教史和中国医学史这两个领域都享有盛誉的道教医家也不乏其人。除了大家所熟知的葛洪、陶弘景、孙思邈外,还有与华佗、张仲景齐名,被誉为“建安三神医”之一的董奉;中国医学史上第一位女针灸家鲍姑,中国医学史上第一部制药专书《雷公炮炙论》的作者雷牧,对《黄帝内经》校注功绩卓著的王冰、杨上善,金元四大家之首刘完素,主编官修医方书《太平圣惠方》的宋代道士王怀隐,脉学史上独树一帜的西原脉学始祖崔嘉彦等等,枚不胜举。在历次编修刊行的《道藏》中都收录有为数不少的医论著和大量涉及医药养生内容的道经,丰富了中华传统医药学宝库。道教与中国传统医学联系之广、结合程度之紧密,这在世界宗教发展历史上也是罕见的。本文遵循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原则,拟就道教崇尚医药这一问题进行考析,以求正于大家。
        关于道家道医问题,中医药的学者都不太愿意去“寻根”,有一些则用“中华医学”更加广义去描述我们中华文化相伴而来的“中医药文化”,这方面的专著,才把“中医黑”笔下的中医史讲明白,即:“巫——道——易——医”的关系。从这个角度看,“养生学”即道医养生、是“治未病”的“上医”,而非“中医”。
       国医大师陆广莘(1927-2014)著的《中医学之道(论医集)》从学术思想评论、临证实践反思、中医研究问题、思路方法探索、基础理论假说,在(增订版)中前言最后一个内容,归纳为“生生之为道”(出处《淮南子 主术训》),给我们提供了陆老师的一生思考总结。
        本文,展开了一个涉及到“中医话语权”的“语义学”问题的第一篇,作为本人对这个问题的读书心德,同大家分享。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帮助本人入门“中医药”问题专家和老师。
        沈阳(老兽医、退休媒体人)
        2021年11月25日14时25分 感恩节写于北京家中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