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中国网友报》: 职业反盗版致富良机还是营销骗局?

sz1961sy 发表于 2009/9/3 16:06: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中国网友报》第403期 2009年08月31日

职业反盗版致富良机还是营销骗局?

 如果有人告诉你先交200万元保证金,一年可赚1000万元,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立马掏钱跟他走,还是当他神经病,抑或是一笑了之?如果这种一本万利的事儿出自央视严肃认真的报道呢?

近日,CCTV2《经济半小时》栏目推出的《职业反盗版团队,一年可赚上千万》的报道让很多人心生波澜。报道披露,以往吃力不讨好的反盗版维权变成了能带来巨大财富的新兴产业。这究竟是致富经验推广还是一个营销骗局?用“批发维权”赚钱是不是真那么容易?在“打击盗版,人人有利”的口号下,整个社会知识产权环境是不是能够得到净化?一时间,“职业反盗版”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打盗版比盗版挣钱?

“从7月14日到7月25日,我的QQ好友名单新增了50多位网友,几乎都是来咨询批发反盗版生意的。”互联网研究人士沈阳面对网友的热情显得有些无奈。7月14日,在央视报道网尚反盗版盈利模式之后,他根据近两年搜集的资料撰写了《中国版权批发灰色产业链揭秘》一文发表在自己的博客里,没想到引来全国各地众多网友的咨询,从海归到学生、从退伍军人到白领,无一不询问“批发反盗版”生意。

网尚文化公司成立于2004年,由国际风险投资公司IDGVC投资设立,与CCTV、TVB、ATV、香港天映、韩国SBS电视台等节目供应商建立了独家战略合作关系,获得近10万小时正版影视内容,号称“中国最大的数字娱乐内容服务提供商”。网尚总裁黎峰曾经表示,他们拥有主流娱乐内容的70%以上,包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韩国、美国和中国大陆的影视娱乐节目的版权。

两年前,一则关于广东各地网吧被集中“维权”的消息让沈阳开始关注北京网尚公司及其维权行动,并在博客开写“透视网尚维权行动”系列文章。“网尚公司相当于中国大陆市场上做影视片整体解决方案的供应商。”沈阳表示,其主要业务是从影视内容厂商处购进片源,再集中打包销售给网吧等用户。但是,盗版的猖獗让网尚在卖正版的同时不得不进行反盗版维权。

只有初中学历的李智勇曾经是网尚公司的法务专员,负责网尚在深圳地区的维权工作。这个央视报道中通过反盗版维权年收入达近千万元的年轻人当时的主要工作是:每天以普通人的身份带着摄像机进酒店、逛网吧,找有没有侵犯网尚所拥有版权的影片,如果发现有,他就通过工具把这些证据保留下来,拿到公证机关去公证并把公证书交给网尚,追究网吧或酒店的法律责任。在一次性对深圳播放盗版节目的80多家网吧集中取证后,让李智勇没有想到的是,还没有打官司,绝大多数网站就找来要求和解。李智勇顺利获得200万元收益。尝到甜头后,他从网尚文化公司的员工变成了它的合作方。

李智勇向网尚缴纳了200万元保证金,从而获得了网尚公司影视内容在广东地区独家维权资格,相当于拥有了数千部国内外影视节目在广东地区的版权,其中包括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出品的《李小龙传奇》等剧目。按照《信息网络传播保护条例》的规定,每部盗版影片可判决50万元以下的赔偿金额,但目前判决一般在5万元左右。

今年4月,他一次性进行了对深圳市350家侵权网吧的批量取证和公证,并计划年内完成诉讼和索赔,而他下一步的维权目标是广东省的几千家网吧和上千个酒店。据李智勇透露,他的维权工作进展顺利,“已经取证完了600家网吧侵犯视频版权的证据,发出了大约140份律师函。每天都会接到七八个要求和解的电话。”“80家收益200万元,我今年一次性向600家网吧进行维权,这个收入你都能算出来是多少。1000万元是个保守的数字。”李智勇的这笔账让很多人在观看央视报道后心痒难耐。一时间,打击盗版致富成了许多人的追求。在“打盗版比盗版挣钱”的认识下,更多人想跻身职业反盗版这个队伍,其中甚至还有盗版最严重的网吧业主。有网友在沈阳的博客中跟帖披露:“网尚这个月代理商回款近千万元,排队交钱!”

前景诱人还是灰色地带?

“网尚的营销模式一是卖影视片‘整体解决方案’盈利,二是通过‘独家’影视片经营过程从事反盗版维权授权创收。”沈阳表示,“它的经营链条一开始就走两条线——卖正版与打击盗版,由此才派生出一个‘职业反盗版’服务链。”

目前,全国具备官方颁发的合格许可证的网吧数量在12万到13万之间,而无证“黑”网吧估计有几十万之多。对这些网吧来说,影视是另一个能够让用户长时间呆在网吧的方式。于是大部分网吧为了招揽客户,私自从网上下载没有经过授权的电影,放在网吧内部的服务器内,供网吧里的消费者观看。无论是对卖正版还是盗版维权来说,这么庞大的市场无疑是座金矿。

2007年7月,广州近400家网站先后收到了网尚发来的律师函。网尚在律师函中申明对方侵权的同时,还要求各网吧使用其提供的中国网吧院线服务。最终,由于没有获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广东省广播电影电视局为此专门发文制止网吧推广使用其业务。尽管如此,网尚的这一维权行动在业界引起巨大震动和争议,一些敏感的网吧业主真切地感受到:网吧免费享用影视大餐的好日子将一去不复返了。

2008年8月,网尚终于获得《信息网络传输视听节目许可证》,随后又相继并购了捷报网的网吧影视业务和泉州志鸿的“华捷网吧影院”业务。至此,在网尚总裁黎锋眼中,网尚已经占据了网吧影视业务80%的市场。

在网尚的网吧影视业务迅速扩张的同时,它的职业反盗版产业模式也初见端倪,即网尚公司收取一定的保证金,然后将部分作品的版权授予对方或者将某个地区的维权业务发包出去,交给某个律师事务所或公司以及个人,然后采取专业化分工、流水线作业、批量化取证和诉讼的方式,以此获得不菲的收益,由参与方共同分成。网尚总裁黎锋表示,在这种模式下,越来越多的人会参与到维权中,维权会成为一个有巨大收益的产业。实际上,网尚正准备将打击盗版开发成为一个产业链。“这个产业链的产值将高达1000亿元,如果再加上美剧、日韩剧和漫画,市场将更大。”黎锋对前景显得非常乐观,“网尚目前只开发了一小部分,不过就这一部分,就已经占公司收入的30%~40%。”

 “2009年以网尚推荐的模式,如果按照10万家网吧维权成功,按每家网吧和解赔偿收入3万元计,全国网吧维权收入可以达到30亿元。”在网尚公司给网吧业主发出一份《网吧院线运营培训》材料中,开言赫然写着令人“热血沸腾”的鼓动词。这份材料明文写道,只要网吧业主愿意一定的代理费用,某地区的维权代理可以由他来执行,获取的收益由网尚、代理、律师各获得三分之一。

据网尚方面介绍,当李智勇在广东深圳维权时,网尚文化公司派出的各路人马同时在全国10多个城市和地区铺开了这种职业维权行动。经过两年摸索,已经形成了与律师事务所、公司、行内人士以及行外人士合作的四种维权模式。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50家律师事务所、400多位律师加入进来。另外,还有行业内60家公司、行业外30家公司与个人总共700多人加入了与网尚合作的维权队伍。

然而,在沈阳看来,黎锋所描述的产业前景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阳光”。他表示,影视片代理商给影视片经销商授权根据地区排他许可,有“独家”与“非独家”两种方式。而“版权授权许可”同样存在两种方式,一是只给“独家”反盗版维权授权,二是不具有反盗版维权授权的“非独家”授权。也就是说,影视片经销商并非都具有反盗版维权授权的授权。从严格的法律意义上讲,“卖正版”授权是合法有效的,而“打击盗版”的授权可能是不合法的。因此,他认为职业反盗版产业是一条“灰色”产业链。

职业反盗版的生存空间

众所周知,网络已经成为盗版的重灾区,这也引起了国家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近日国家版权局、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开展为期4个月的2009年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行动,力图在严厉打击侵权盗版行为的同时,严格规范版权授权、传播行为,推动网络环境下“先授权、后传播”的版权使用与传播秩序的建立。

除了政府治理,对付网络盗版最传统的办法就是起诉,如8月18日,一家名为“优朋普乐科技有限公司”的影视发行商采用实名形式向新闻出版总署举报了TCL生产销售的“MiTV互联网电视机”,称其存在“未经授权向用户提供大量盗版影视剧内容”的行为。目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也已正式受理此案。7月24日,央视下属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起诉酷六网、六间房等6家视频网站盗播《红楼梦》、《百家讲坛》等影视内容,提起162件诉讼,共索赔1620万元。

“这么多年,在知识产权方面的维权行动一直在进行,但效果并不好,主要原因是,对于类似网尚这样的版权拥有方来说,不仅要花大力气进行取证,且维权过程和时间漫长,但最终获得的赔偿与所付出的并不成正比。”某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很多影视发行公司就是靠民间打假在维持公司运作。”

国内影像发行公司广东中凯的一名法务专员也表示:“在中国目前版权侵权还相当严重的情况下,没有我们这样一批人,任何影视公司是无法生存的。没有我们维权,公司在音像版权上的投入就会打水漂。”由此可见,职业反盗版的诞生及迅速壮大有着良好的基础。

一位曾经给多家影视剧版权公司打过知识产权官司的律师称,版权官司面临四大难题:一是取证难;二是耗时长;三是收益小;四是维权成本高。他表示,一个知识产权官司从取证到判决生效,需要大约半年时间,现在网上视频侵权现象严重,取证更难,半年时间有时都不够。即使法院能判对方侵权,但由于知识产权属于无形资产,影视剧侵权官司的赔偿近些年金额越来越低,“在北京一部影视剧能赔3万已经不错了”。此外,并不排除有的官司还面临诉讼失败的危险,失败就意味着取证费、律师费、诉讼费等都“付诸东流”。

另外,公证费对于影视剧版权方来说也是笔不小的开支。影视片版权维权取证是各地公证机关喜欢的订单。维权成本过高使许多影视版权方对盗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为深知维权费用过高,网尚公司往往建议代理人“批量维权”。就拿李智勇来说。他单独取证一部影视剧盗版并起诉一个网吧或酒店,成本包括两名公证员、一个取证人员的人力开销和诉讼成本,总计2万元,但这部片子一般只能判赔5万元,即使胜诉,5万元为李智勇、版权方及律师平分,即李智勇能得到1.7万元,少于此前他付出的成本约2万元。但如果他一次取证网吧,每家网吧平均取证4部影片计算,维权一次总成本为337360元;赔偿金总收入为600万元。相关三方分成,李智勇可得到收入200万元,减去他支付的维权成本,他一次维权得到的净收入将达到1662640元,远远高于单独取证并起诉的收益。

其实,现在很多版权方和专业律师都采取了“批量维权”这种方式进行维权。一个月前,视频网站乐视网起诉迅雷侵权时,乐视网就一举取证了迅雷提供链接下载乐视网网络版权影视剧数十部,包括《潜伏》、《赤壁》、《疯狂的赛车》、《画皮》、《我叫刘跃进》、《即日启程》等。

央视评论说,打盗版能够赚钱,甚至比作盗版还赚钱,这样,不用政府号召,自然有人积极参与。从“打击盗版,人人有责”到“打击盗版,人人有利”才更有效,更有推动力。现在,在这种盈利模式下,打盗版俨然变成了一场人民战争。何愁盗版不会越来越少?

有人甚至建议,央视对视频网站“发飙”应先向网尚文化取经。“相对于央视单枪匹马,独自提起162件诉讼而言,网尚文化集团的这种让职业打假人进行维权,让职业维权产业化的方法也许会更加行之有效。”

新模式引来新争议

然而,央视津津乐道的网尚模式和李智勇的致富故事并没有让大多数信服,反而引起业内外巨大的争议。

“一个被忽视的真相是:他(李智勇)并没有真的赚了1000万,而是说有赚1000万的可能。”网友“豆腐熊猫”质疑说,“按道理网尚应该靠卖正版的影视作品来赚钱,但他们却举着打击盗版的大旗,靠高额出售代理权来赚钱,把风险完全转嫁给代理人。”

在观看了央视的报道后,网友“塞恩斯”开始与北京网尚联系商谈网吧维权项目。“一经央视报道,网尚的条件不断加码。”“塞恩斯”披露,与网尚合作资金风险较大,网尚合同要求30万保底收入7天内交齐,再加上维权成本,前期的投入基本要在50万左右(以100家为例),小的投资者很难承受。同时,网尚要求所有的维权收入必须先汇入该公司的账户,然后在下月再返还给代理商。“前期投入大量的资金后,获取的收益当月需要汇回网尚,下月才能回笼,一旦网尚将代理商资金挪作他用或出现资金紧张,代理商的投入和收益将面临巨大的风险。”

此外,“塞恩斯”还表示,网尚在授权地区根据文化部门提供的数据确定当地的维权网吧数量,有时还允许代理商跨地区代理以弥补当地数量上的不足,这将导致相邻城市代理商的竞争。僧多粥少,“打架”不可避免。“更重要的是,取证并没有央视报道的那么容易。项目经央视曝光后,网吧的防范势必加强。”这种担忧得到网尚代理商中参与取证人士的佐证。该人士表示,对盗版进行取证是一项非常危险的高难度工作,在很多地方,白天人多眼杂,取证人往往夜间住在桑拿屋,到凌晨四五点钟时趁着人少到网吧偷偷录像,一旦被发现,往往就难以脱身,甚至被殴打,“很多地方的网吧主都对此特别防范”。“另外,有很多老的和不知名的电影片播放次数很少,这些都是难以取证的内容。”沈阳表示,对国外的一些大片,如果要严格地走维权程序,需要经过很多国家部门的审批,最快也要8个月的时间。

实际上,网尚也知道走诉讼程序时间漫长。在那份《网吧院线运营培训》材料中,网尚明确写出“开展维权业务的要点是:以和解为目的、以快速收入为目标,绝不降低和解标准;整个维权业务周期要严格控制在3~5个月内完成”。成功典型李智勇可以说是践行这份培训材料的典范,他一般只采取发律师函“吓唬”网吧老板,“对这些老板,你一吓唬他、起诉他,他就准备与你和解了。因为他们赚个几十万,不在乎交出几万元和解。”一直关注网吧侵权案的安徽省扫黄打非办主任简五一表示,这种做法不是以保护知识产权为最终目的,而是利用网吧业主的违规行为,进行讹诈性敛财。

“这不就是胡萝卜加大棒政策吗?”一家网吧业主抱怨说。一边用打击盗版吓唬开道,一边推销自己正版内容,双管齐下的营销模式让很多网吧产生抵触。很多网吧在收到律师函之后,不得不选择和解,抑或购买几千元的影视打包服务。此外,近日还频频传出,国内多家网吧老板得知李智勇的“千万富翁之路”后,竟“弃暗投明”,投奔了职业反盗版的队伍。这不由让人对反盗版的公正性产生怀疑:这些成为代理的网吧业主会不会把自己剔除出“维权行动名单”?除了利用“维权”获取金钱外,是不是还可利用维权行动打击竞争对手?

简五一表示,从保护知识产权角度出发,那些得到相关影视作品网络经营著作权并具有网络经营资质的单位,向网络侵权行为依法提出赔偿要求,是一种合理行为。但这与网尚追究侵权责任,利用法律手段作大旗,采取调解模式,以追究侵权责任的名义,追求盈利模式最大化不是一个命题。

另据业内相关人士透露,由于不认同网尚维权的路子,TVB年底将不再与其签署代理协议,“网尚最终也成了受害者”。

(晓雨 中国网友报)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