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数字域名”遭网友热炒 被指是中国式闹剧

sz1961sy 发表于 2008/1/30 9:01: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华商网 > 新闻 > 社会


“数字域名”遭网友热炒 被指是中国式闹剧


http://news.hsw.cn  南方都市报  2008-01-30 09:01    进入论坛

 

  1月23日,中国十进制网络安全监督管理局、信息产业部在京宣布“我国十进制网络安全地址投入使用”,引入数字域名,用“123456”这样的域名,去替代“www.abc.com”这样的域名。据称这样“有利于克服语言壁垒”。

  贬低英文域名、引入数字域名的想法让许多网友被“雷”倒,纷纷感叹主创者的“有才”。而“十进制网络”本身也引起争论,有网友认为它并无技术先进性可言。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十进制网络相关宣传确有不少漏洞。 有域名专家指出,它也不会成为中国下一代互联网。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用的协议是IPv6,并不是“十进制网络”的IPv9.同时,在新闻报道中被列在信息产业部前面的“中国十进制网络安全管理局”并非国家机构,来历不明。

  “202.103.114.9”―――这是湖南省人民政府网站的IP地址。IP地址全都抽象而难以记忆,所以,湖南省政府网站和其他所有网站一样,也有一个容易记忆的域名―――“www.hunan.gov.cn”,通过DNS解析就可以登录网站了。而现在,出现了一种数字域名,首先需要下载一个地址插件,然后在地址栏输入4312345―――湖南省政府网站的数字域名。

  数字域名是“十进制网络”的核心内容之一,按照十进制专家的说法,“大量潜在网民因难以理解和记忆由字母组成的英文域名而望网兴叹”,而这种数字域名“有利于克服语言壁垒,填平数字鸿沟―――数字域名是互联网上的世界语”。

  很多网友都笑了。

  新一代互联网投入使用?

  1月23日,许多媒体都报道,中国十进制网络安全监督管理局与信息产业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基于“十进制技术”构建的“中国新一代互联网”IPv9投入使用,并在湖南建成示范专网。北京有媒体甚至用“我国宣布”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其权威性。

  “中国十进制网络安全监督管理局”常务副局长程恒知在新闻发布会上宣称:“中国十进制网络的问世,表明我国现已掌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互联网核心技术和关键设备,拥有网络资源的所有权和分配权,拥有路由、秘钥控制权及信息监控权,从而从根本上确立中国在新一代互联网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这项科技突破对于我国建立互联网基础设施,制定互联网游戏规则,拥有互联网信息资源,掌握互联网管控权力,彻底改变我国互联网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等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据报道,“使用十进制网络地址,我国网民就可以像拨电话号码一样使用数字域名和法定名称上网,既有利于克服语言壁垒,又有利于公民信息安全,还可大幅降低上网费用,为国家节约网络出口带宽所发生的巨额外汇开支。”

  具体来说,“十进制网络”用户在下载一个类似3721的插件后,就可以在地址栏输入数字域名去访问网站了―――如果你能知道并记得那些网站的数字域名的话。比如湖南省政府网站的数字域名是4312345,信息产业部的数字域名是12339.

  据报道,十进制网络另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安全性。可以做到在互联网上实现逻辑隔离,既充分实现互联互通,又有效保障用户的信息安全,为我国发展电子政务、电子军务和电子商务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网友争论数字域名

  对于“十进制网络”的其他含义网友还不太了解,不过对于其核心内容数字域名则很快争论起来。部分网友认为这并不是进步,而是倒退,互联网从无意义的IP地址到有意义的英文域名,如果再到无意义的数字域名,“这算是什么技术突破?”

  网友“苗涛和邹丽娜”在博客上评论道:“为什么有了IP地址,还要有域名?去随便查一下网络的发展历史,一大主要原因是202.113.222.33的IP地址,远不如一个www.abc.com方便记忆。十进制域名不是又让人放着汽车不用,去拉人力三轮车?”

  网友阮一峰评论道:“这就是说,有人重新设计了一套联网规则,重新发明了一遍互联网。我想这条新闻一定是恶搞,正常人有谁会去重新发明轮子啊?”“这套新地址的唯一好处,就是网址解析可以不经过美国,完全在国内完成。付出的代价就是,中国的网络同全世界其他地方都不一样,人为被封闭了起来。”

  同时,也有网友认为,中国拥有了下一代互联网的控制权是好事。网友“dust2”说,“如果我是中国互联网系统的安全总策划人的话,这种方案是要考虑的,美国封闭根域上某个国家的解析的技术可能性是存在的,就是说完全依赖美国的根域解析是有危险的。”

  既无必要,也无可能

  据本报记者调查,所谓“中国十进制网络安全管理局”并不在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所列的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编制名单中。在信息产业部官方网站所列的机构设置一栏中同样找不到这个局。官方网站上也没有任何关于十进制网络投入使用的消息。

  域名专家、《中国域名经济》丛书主编沈阳从2004年开始关注IPv9,并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中国IPv9调查系列文章。他认为,所谓的十进制网络就是一个中国式的闹剧,用“十进制网络”取代现行互联网,既无必要,也无可能。说白了,所谓十进制网络或者IPv9网络协议就是一个局域网协议,跟世界上几千个局域网协议,比如ATM自动取款机的联网协议并没什么差别。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谭人玮

  ■焦点问题

  互联网是美国控制的?

  如果看不明白IPv9或者“十进制网络”,上网一搜,都能搜到沈阳从2004年开始发表的系列博客文章。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沈阳与“十进制网络”的发明人谢建平一直较劲到今天。

  针对“十进制网络”一直宣传美国控制了互联网,所以中国要搞自己的一套的说法,沈阳一一提出自己的看法。

  美国垄断域名管理?

  沈阳认为业内专家张建川的话很专业又很浅显地说明这个问题:进入信息社会的人们希望找到互联网的“中央管理机构”,认为一旦找到了这个机构,所有的互联网问题就都可以迎刃而解了。找来找去,找到了ICANN(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好容易搞明白人们想要什么,就发了个声明。这个声明有趣得很,它除了说自己是干什么的之外,主要都在说自己“不负责什么”―――不负责内容控制、不负责数据保护等等。总之,它是一个角色很有限很有限的机构。倘若要提国际上“对互联网的管理”,除了ICANN之外,还有管技术标准的IETF,管知识产权的WIPO,管标准的ISO,还有互联网协会ISOC、W3C、国际电联等等。因此,不要说“打破美国互联网域名与地址分配机构对互联网管理的垄断地位”,ICANN对互联网的管理从来没有取得过垄断地位。

  中国每年向美支付千亿元?

  IP地址分配问题也是“十进制网络”方面攻击现行互联网的一个主要论据。十进制网络发明人谢建平的一个说法流传很广,他说,2000年斯坦福大学分配到的IP地址达1700万个,同期分配给中国的只有900万个,而到目前中国总共也只有2500万个。中国每年向美国支付的使用现有国际互联网的费用,包括域名注册费、解析费和信道资源费及其设备、软件的费用等,高达逾千亿元。

  沈阳称,这是谢建平在用老黄历蒙人。他的证据是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08年1月17日在京发布的《第2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截至去年12月31日,中国的IP地址数达到1.35亿个,与同期日本的1.41亿个很接近,名列世界第五。

  沈阳与亚洲太平洋地区互联网络信息中心(APNIC,负责亚太地区域名申请)的相关专家交流中得知,IP地址分配上并不存在歧视,中国原来的IP地址少的一个原因是大部分用户不知道怎么申请。目前IPv4的地址数量还剩余三分一没用,随着IPv6的发展,IPv4的地址可能永远也用不完。

  另外,中国每年因为互联网通讯付给美国的费用远远没有上千亿元这么恐怖。沈阳算了笔账:通用顶级域名(gTLD)注册费,一个是5.5美元,中国大概有300万个,一年是1650万美元;中国去美国的单向流量信道费2004年是10亿元人民币。所谓的“解析费”是不存在的,是蒙人的说法。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早期,中文资源少,国内用户访问外国网站较多。随着中文信息的丰富,反而是国外用户访问国内网站多于国内用户访问国外网站,所以相关的费用还在逐年下降。

  IPv9协议才安全?

  支持“十进制网络”的人说:“美国在域名管理上的特权,让中国的网络无密可保,随时有被破坏和瘫痪的危险。因此必须建设自己的新一代互联网,在国内建服务器来完成解析世界上所有域名的工作。IPv9协议能兼容IPv4和IPv6,又可实现逻辑隔离,达到安全可控。”

  而沈阳则质疑,“IPv9网上用户可以‘偷看’全球互联网上的内容,而全球互联网上的用户看不了‘十进制网络’这个‘局域网’上的信息”。他说:“还要走上世纪中苏铁路在边境线上不同轨道尺寸的路吗?咱们综合国力在向前推进,技术、资本、人才都参与到全球化经济竞争中,还有必要去闭门造一个‘自己的互联网’吗?”

  ■未来发展

  谁是下一代互联网?

  现行互联网是IPv4,包括我国在内的各国正在研究和部署的是IPv6,“十进制网络”搞的是IPv9.6和9,谁是下一代互联网?

  中国官方宣传的是IPv6

  沈阳说,IPv4地址确实存在着发展的局限问题,而IPv6地址资源丰富,安全性能大幅提高。目前,欧美发达国家都在积极地推进IPv4到IPv6的过渡工作。

  据了解,中国官方一直宣传的下一代互联网用的协议版本是IPv6,而不是IPv9,不是“十进制网络”。在过往的关于IPv6的报道里,IPv6这个名字甚少出现,通常都是以下一代互联网来代称。在IPv6方面,国家有CNGI项目。

  2003年,发改委等8部委联合启动建设“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CNGI”。2004年,由清华大学等25所高校承担建设的我国第一个下一代互联网CNGI-CERNET2建成。这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纯IPv6网络。

  权威文献还是愚人节玩笑?

  对IPv9的介绍提到:“美国互联网标准组织发布的RFC编号1606的文档中,肯定了IPv9的42层路由架构。……这个文档本身说明了v9比v6优越。”而文档中的构想已经被谢建平实现。

  而沈阳认为,IPv9并未得到国际上的认可,发布于1994年4月1日的RFC1606,只是一个恶作剧。他说:“恶搞RFC,是因特网国际标准机构的一批纯属搞笑的创作,通常都在愚人节发表。这个传统自1989年开始,每年的愚人节都会有至少一个搞笑的RFC推出。”沈阳还说:“IPv9早就在专家内部会议中被否决了。”

  一位参与了“十进制网络”核心技术开发的专家向本报记者透露,所谓的信息产业部“十进制网络标准工作组”成员实际上就谢建平一个人,自任组长,其他的专家都是挂名的。因为这个项目不要国家一分钱,所以信息产业抱着鼓励创新的目的,没有反对。当年在北大开的一个IPv9研讨会,来了一个自称是澳门政府官员的人(IPv9项目声称澳门成功建成了节点),后经他了解,澳门政府没有这个人,最后发现该人竟然是铁道部一个退休干部。

 

 编辑:任坤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08-01-30 09:01

http://news.hsw.cn/system/2008/01/30/005799022.shtml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