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高飞:没有知识你可以有常识,没有学问你应该有疑问——再驳张庆松博士

sz1961sy 发表于 2008/7/24 21:03: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image

      笔者阅读了《张庆松:IPv6将使中国落后美国20年》之后,啼笑皆非数月,今天终于有暇撰文来对张庆松这位研究中华智慧学的历史学博士的想象文学小议一番。

      为什么一直无暇呢?忙着批判IPv9啊。且慢,读者要问了,张博士不是也是IPv9一拨的吗,为什么无暇讨论他的文章?对不起,笔者觉得,和谢建平以及本网上的网友飞龙讨论过招,多少还有点技术对技术的感觉,是科技事实与科技问题政治化忽悠的交锋,至少我们还能吐点IETF、ISO这样的名词;而看了这位张博士的宛如科幻文学一样的IPv9背书作品,笔者有点觉得无从下嘴——张博士的文章天真烂漫、辞藻丰富、想象飞天,真是小学科技教育程度良好的表现。唉,笔者只会搞枯燥严谨的网络体系结构和协议,和一篇天真烂漫的小说文章较什么劲呢,于是就拖了几个月。

      笔者是计算机工程博士,的确不太理解这个搞“中华智慧学”的历史学博士弄的是什么,是不是和汉武帝设立“五经博士”的那种研究课题有点像?不过,五经博士研习诗书易礼春秋,看起来也比张博士搞的要普照众生。张博士您也是,好好弄您的那点自留地吧,研究美国史中国史哪怕智慧学都好,偏偏要到我们科技领域来搅和一杠子。嗯,二道贩子的蛊惑作用往往更可怕,特别是会用天真烂漫的语气写科技想象的贩子,广大非科技工作者们恐怕真要被忽悠。笔者只好写点小段落,企望可以正本清源,肃清张博士的流毒。

      张博士的文章开篇就是一段2020年的未来幻想——中国宣布IPv6部署完成,而美国同时宣布新一代互联网大规模商用开始,而同时中国发现自己20年前被美国忽悠上了IPv6,搞了落后的技术,2020年只能重新开始追赶美国……文章里很多皮里阳秋的东西,比如美国那位主导忽悠中国上IPv6的V先生,显然是指2004年图灵奖获得者,TCP发明人Vint Cerf先生;而那位被忽悠的中国的W先生,可以联想的人物很多,比如刚刚建成世界上最大的纯IPv6网络的中国教育科研网,其专家委员会主任就姓吴,前信息产业部部长也姓吴……

      幻想完了之后,张博士说,这是他“用虚拟手法描述的未来场景”。然后张博士煞有介事掩耳盗铃的说:

“我们的学历背景,一向以严谨为信条。没有根据是绝对不能乱发言的。”

      言下之意,以上的幻想都是严谨的,是用“前瞻性思维方法思考过后”(张博士语)出现的画面。张博士把自己的呓语打扮得的确花枝招展,不过笔者还是要一句点醒张博士:“别用小说的方法幻想科学的明天,您的发言无根无惧,您的幻想背离严谨,以您的学术水平莫在网络科技上倒腾,请您别忘了实事求是的原则!”

      继续看这篇文学作品,张博士在随后的段落里讲出了问题:IPv6是“昨日黄花”,是即将被淘汰的技术标准。(对不起,张博士,笔者身为理工科博士,却看不惯您文章里的一颗虱子,只好指出,应该用“明日黄花”。明日:指重阳节后;黄花:菊花。原指重阳节过后逐渐萎谢的菊花。后多比喻已失去新闻价值的报道或已失去应时作用的事物。)外国人忽悠我们上IPv6是为了威胁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让我们永远落后于西方。那中国应该上什么呢?张博士这下打出自己的旗帜了——IPv9啊。张博士声称,中国在全新一代网络的研究中目前处在领先地位,其标志就是IPv9!

      随后,文章完成了其“创造性”的推论——“下一代”说的是IPv6,指的是第二代,而IPv9则和美国NSF力推的GENI/FIND一起,是“新一代”,是第三代。然后张博士用完全非量化的比较,罗列了中国的IPv6项目的“落后性”和“保守性”。好嘛,大帽子反正全给美国人扣上了——别有用心忽悠中国人部署落后的技术、不让中国创新,云云。姑且我们不说美国会替中国考虑,但是张博士眼里,中国这些扎扎实实从事了多年网络研究的科技人员,这些教育界科技界的专业人士们,都是鼠目寸光,都看不到美国人的“阴谋”,都被别人的技术论点左右而在做傻事?反而是您以及IPv9的发明人目光如炬,一下子就富有想象力的看到了阴谋背后的真相,一下子就洞察了中国的技术方向?教育科研网的教授专家们被Vint Cerf先生忽悠了,而您以“中华智慧”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您大约只看到了几个美国NSF支持的项目的名词,就开始联想与推理,您可曾看过了解过工业界研发的现状和计划?对于先进、前瞻和落伍的技术,您有没有真正的认识和常识?

      IPv6的建设者们和部署者们未必是不支持“中国的新一代”网络研究,笔者也不排斥IPv6以外的新一代网络研究。网络的现状导致了,欧洲日本和亚洲对IPv6的积极性显然更高,因为张博士不知道,美国在IPv4地址分配上占的便宜太大,他们对IPv6的地址空间没那么热衷。除了IPv6有没有更好的选择呢?大家都在探索,但是在送交IETF讨论形成大致共识之前,这些方案都是实验室里的,而且正如弯曲评论一位网友所说:

不可否认IPv6确实有失败之处,失败在于其缺乏革命性和足够的优势去替换IPv4,我认为想把网络换个更优的方法重搞一遍的都不会成功,包括美国NSF花了大价钱的GENI/FIND,因为定义网络架构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那是70/80年代可以作的事情!

      IPv9是什么?IPv9还不够资格说是“定义网络架构的技术”。IPv9是IPv6基础上的胡乱扩展,是完全不懂网络体系结构的“全乱设计”。千万不要告诉我所谓42层路由和三四层混合体系结构是先进的表示。千万不要跟我们提什么“中国已经落后几百年了,落后挨打的感觉受够了。现在我们有了创新和超越的机会,就一定不要放弃,要敢于冒风险”——广大科技工作者们比张博士对这句话的理解深刻多了。IPv9借助谢建平和张博士的鼓吹,借助“自主知识产权”和“国家安全”这些政治化的旗子,鼓吹落后,混淆视听,这才是把我们的网络体系研究引入歧途。IPv9能拿出任何量化的成果,任何IETF的讨论,任何国际网络科技界的背书吗?请不要用ISO的发言来忽悠群众。ISO对网络和电信只做采标,是橡皮图章,我们要看的是IETF和ITU的背书。

      也许广大非专业人士看到鼓吹和批判IPv9的文章会迷惑,看到张博士的小说和弯曲评论以及广大读者的回讽的会更加难以决断。但是真理是越辩越明的。只要能鼓励科学决策、只要能撕下科技问题政治化的面皮,只要能让见不得人的东西暴露在阳光下,我们就会不懈的做下去、辩下去。

      奉劝一句,如果有大智慧,就莫把科学当小说,莫把无知当智慧。没有知识,您可以有常识,没有学问,您应该有疑问。

(弯曲评论www.tektalk.cn,高飞,2008年7月18日,美国硅谷)

(http://www.tektalk.cn/2008/07/18/%e6%b2%a1%e6%9c%89%e7%9f%a5%e8%af%86%e4%bd%a0%e5%8f%af%e4%bb%a5%e6%9c%89%e5%b8%b8%e8%af%86%ef%bc%8c%e6%b2%a1%e6%9c%89%e5%ad%a6%e9%97%ae%e4%bd%a0%e5%ba%94%e8%af%a5%e6%9c%89%e7%96%91%e9%97%aemda/ )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