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中国家乐福横祸纵横(6)国际规则

sz1961sy 发表于 2008/4/29 0:59: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上一文,笔者把中国家乐福横祸“相关罪证”形成过程用不同角度作了一个汇总,本文从国际经济规则角度,摘录一些专家在“有罪假设”的传播热浪期间的观点:

       [杨柳:法人责任独立]
         抵制者说,家乐福的大股东路易威登-莫特轩尼诗集团涉嫌资助DL和“藏独”组织。先不说这样的说法有没有根据,我想说,股东支持“藏独”,实与家乐福支持“藏独”是两回事。路易威登-莫特轩尼诗集团只是家乐福的股东之一,它从家乐福企业身上赚了钱怎么花,家乐福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这也就是法律上所讲的法人责任独立原则。试想,假如有人买了中石油的股票,从股票分红中赚了钱买了把枪去抢银行,难道中石油还要为这起犯罪负责吗?即便路易威登-莫特轩尼诗集团真的支持“藏独”,抵制者迁怒于家乐福,也是相当不公平的。
  无论这次抵制行为如此,如此大规模的自发行动总是令人欣慰的。看到某些城市的抵制活动,我也感到我们确实有必要好好学习如此去抗议,如何使用我们的民主权利。我看到一个出租车司机,在自己车上贴上了大大的横幅“拒载法国人与狗”,为什么过去了一百多年了,国人还如此的敏感?为什么抵制行为会出现如此的漫骂?我知道,这样一次示威,这样一次集会,并没有按《集会游行示威法》经过公安部门批准的。宪法确立公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权利,不是我们没有好好使用,而是我们确实缺少实践。也许抵制者的种种活动并不成熟,甚至有很多是令人厌恶的,但我想这样释放民意的实践,这种组织活动勇气,倒是最值得称赞的。那么,我们政府是不是也该重新考虑民意,我们经常说民众的民主素质不够,其实,未经实践,又怎么能提高呢?还是那句话,我不赞同抵制者的言论,但我捍卫他们说话的权利。(杨柳写于2008年4月21日  全文浏览网址:http://wolong.fyfz.cn/blog/wolong/index.aspx?blogid=336992

         [徐昕:抵制家乐福与交叉报复]
         我尚无兴趣发表“时评”,但鉴于最近法国巴黎奥运圣火传递时屡次受阻,法国官方及传媒相当不友好,同时各地发生了抵制法国商品特别是法资企业家乐福的行动,我也收到朋友发送的抵制号召,故而将先前作品《论私力救济》(第382-384页)中一段文字张贴如下:   
         国际争端解决长期存在一种交叉报复(cross retaliation)的做法。WTO争端解决机制也将这种私力救济方式纳入国际公约而“法律化”。依WTO争端解决规则,争端双方可请求3人专家小组裁决,对裁决不服的可向7人组成的常设机构上诉。若维持原裁定,违约方须服从。若在规定期限内不执行裁定,应谈判确定互相可接受的补偿措施,否则另一方可要求争端解决机构授权终止履行对违约方的减让或其他义务,包括实施针对违约国非直接相关企业的交叉报复。例如,美国就欧盟的香蕉和牛肉进口政策起诉,裁决为:若欧盟不改变政策,美国有权对欧盟产品实施惩罚。1999年美国宣布要对欧盟价值1.9亿美元的进口产品(从手提包到亚麻布)加收100%的惩罚性关税。
        事实上,按照《牛津法律大辞典》的解释,13世纪报复(reprisals)一词最早使用时就包括交叉报复,其理由是,一国公民对其所属国家或该国另一公民的非正义行为承担替代性责任。后来英格兰王规定,只有在盖有御玺的赔偿请求书已发出并遭拒绝时才可实施报复,尔后受害者可持盖有国玺的扣押特许证扣押外国船只,直至完全补偿为止。17世纪末不允许上述做法,但类似的报复还时有发生。而国家间的报复行为则一直延续。当一个国家通过外交手段对其所受他国非法侵害寻求赔偿不能奏效时,受害国可采取非常措施,即对他国采取战争以外的行动,迫使其接受对争议的公正解决。但“一个国家称作报复的行为,常常被另一个国家称为侵略。事实上,在现代,报复已经固定地成为由大国对小国所采取的行为……人们所声称的报复却每每成了各种非法行为的借口。”(2008年4月21日 徐昕教授《阻挠圣火传递、抵制家乐福与交叉报复》 全文浏览网址:http://justice.fyfz.cn/blog/justice/index.aspx?blogid=300803

       [邵建:我不抵制家乐福 这是我的私权利]
         根据当年严复翻译密尔《论自由》的“群己之权界”,权利不是无边的,而是有界限的。边界之内是权利,边界之外权利就扩张为不当的权力了。这个界就在你的权利和他的权利之间,如果你的权利侵犯了他的权利,或者相反,就是越界。你可以号召别人不去家乐福,但你凭什么用你的力量阻止人家进入家乐福?你又凭什么动用车辆,横七竖八,给别人带来交通上的不便?任何宏大叙事都无法构成一个人侵犯他人权利的理由,包括爱国。
       是的,在文明社会,并不是事关爱国,就压倒一切。爱国是一种权利,在权利菜单上,爱国往往是公共事件,因而它是一种公权利。但,在公权利之前还有私权利,比如我到家乐福购物,甚至包括家乐福本身进行正常的商业营业,都是一种私权利。公权利不能侵犯私权利,就像积极自由不能侵犯消极自由。这两者的关系是且只能是私权优先。当一个人进入家乐福而不得,当家乐福因骚扰而不得不短暂地停业,我只能说,他和它的权利都受到了不正当的侵犯。
        私权利被侵犯只有诉诸公权力,这也正是文明社会需要权力的地方。如果以上抵制家乐福是权利越界做过了,那么当时警察的作为在我看来就显得不到位。作为公权力的现场执行,它在不同的权利之间看护。谁越界,谁向对方侵权,它都应当责无旁贷地制止。如果有人进不了家乐福,如果家乐福被迫停业,严格地说,都是它的责任。这里特别需要补充的是,家乐福虽然是法企,但它在任何一个国家纳税营业,如果没有违法,它就有权享受该国家公权力的保护。这是常识。(作者系南京晓庄学院副教授,载 2008年4月26日 《南方报业网》全文浏览网址:http://news.21cn.com/today/focus/2008/04/26/4650314.shtml

        中国作为WTO成员国,公众该如何用国际法则去惩罚敌视我国的不友好组织、团体、企业、国家,是一项事关咱们这个有13亿人口大国的国际形象问题,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邓正来老师有在2004年国家社科重点项目“经济全球化与中国法学”(项目批准号:04AFX002)中核心部分:《一种以中国为根据的“全球化观”的论纲》的可以从邓正来老师“法律博客”中读到(网址:http://dzlai.fyfz.cn/blog/dzlai/index.aspx)。

        有人老拿爱国主义作为抵制中国家乐福的理由,问题是:证据呢?有了证据也该依法惩罚人家,干嘛拿破坏咱们国家公共秩序安全作为“爱国”代价?下面扫描一段美国前尼克松在1988年写《1999 不战而胜》一书对中国满清政府在血腥镇压义和团后留给外国人的印象。

        笔者也出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不了解父母亲、祖父母一辈经历的时代战乱浩劫,只知道他们都是侨民与侨眷的生活背景,我们一家爸爸妈妈都有一大批亲戚世代侨居海外(包括法国),如果说有人在海外对由中国主办的国际活动实施暴力破坏,咱们国内同胞就不管3721“诛连九族”,这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13亿、网民世界第一、国际、国内实力可以承办奥运会的现实太不相称了。

         因此,抵制中国家乐福该冷静反思了!

        沈阳(网名:sz1961sy)  

        2008年4月29日  0时58分写于北京家中
         QQ:13022830
   MSN:bj1961sy@hotmail.com
   家庭博客:http://w.org.cn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